商情

2016/11/02 蘇丹經濟展望

商情報導@蘇丹
撰稿人:經濟部非洲市場推動辦公室郭儀蕙 專員
    

   2015年蘇丹的經濟成長率超過5%,2016及2017年更被期望將超過6%以上。強勁的經濟成長力道主要是由農業、採礦業及宏觀的經濟促進政策所驅動。

   經濟政策革新、經濟穩定、內戰與達到國家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 ) 都是蘇丹目前所面臨的多項挑戰,但多數人民期望內戰結束並加速促進經濟發展穩定性。

   制訂系列性都市發展策略以因應人口成長、持續性內戰及目前疲弱的都市鄉村連結所導致的內部人口移動狀況。

   2015年蘇丹通貨膨脹率下跌16.9%,然而實質GDP卻蓬勃上漲了5.3%。上漲主因是由農業、礦業、服務業、石油運送費用及國外直接投資(FDI)所帶動。雖然遭受石油價格跌落、央行黃金購買量減少及不穩定的國家安全狀況等因素所影響,2016年及2017年GDP預期成長率仍高達6.2%及6%。這樣的預期數據主要是基於強勁的農產品消費復甦、全球油價漸漲、南蘇丹政治穩定、持續的國外直接投資挹注及全國人民對於內戰與抗爭結束達成的正面共識。

    財政與貨幣政策整合,加上全球食品價格下跌與國外直接投資明顯增加37%,都是促使經濟成長及減少通貨膨漲大幅下降的主因。儘管如此,仍需面對來自社會朝向多樣化發展的多項挑戰,包括高失業率、貧窮、不平等的社會財富分配及內戰仍未結束等。2015年蘇丹政府已減少對促進社會發展的支出,並且預期2016年也不會再增加。來自於外部負債的問題及與國家債權人關係正常化的挑戰也持續存在。蘇丹政府目前尚未同意新的國際貨幣基金監管計畫(SMP)做為對於重度負債貧窮國提議(HIPCs)達成決定的前奏曲。2015年,蘇丹被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設置於經合組織(OEDC)中的國際金融詐騙監測機構黑名單中移除。然而,持續性的國際銀行交易處理困境可能促使非正式交易更加盛行、匯率兌換失真並減少財政收入。

    2014年,蘇丹城市對於全國GDP貢獻約為60%、技能基礎則比鄉村地區高出約62%。在城市地區,就業機會是高於平均值而貧窮率則是少於全國平均值的一半。到了2030年,城市人口將占全國人口總數的48.6%,明顯反映出農村人口的日漸萎縮。然而,自1990年以來的城市發展已經由農村向城市流動的人口、內戰與衝突造成的國內流離失所者(IDPs)、氣候改變對環境的衝擊及人口成長等因素而加速推動。這種現象導致原有的城市服務機制遭受嚴重壓力並且擾亂原本是以農業基礎架構轉型為重要關鍵的城鄉市場鏈結。貧民窟改造政策導致低密度、自動依賴度升高,更進一步增加城市服務遞送無效率。城市改造策略鎖定目標於改善公共建設、土地管理及促使更多私人企業投入城市改造推動。因此,未來蘇丹政府勢必將善用因城市快速成長所帶來的潛在利益。